当前位置>>首页>>科研简报

高职研究简报2014年第2期(总第50期)

发布时间:2014-04-28  浏览次数:


 

 

 

高教研究简报

2014年第 02 期(总第50期)

湖北生态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高 职 教 育 研 究 室                              201404

  2014年度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工作会议召开

教育部在京召开2014年度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工作会议。会议以加快构建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主题,就职成教战线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落实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深化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领域改革创新做出部署。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出席会议并讲话。

会议强调,要牢固确立现代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要坚持以提高质量、促进就业、服务发展为导向,发挥好政府引导、规范和督导作用,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吸引更多资源向职业教育汇聚,加快发展与技术进步和生产方式变革以及社会公共服务相适应、产教深度融合的现代职业教育,培养数以亿计的工程师、高级技工和高素质职业人才,为广大青年人打开通向成功成才的大门,提高中国制造和中国装备的市场竞争力,促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满足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多样化的需求,让职业教育为国家和社会源源不断地创造人才红利。

会议要求,2014年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要重点抓好以下工作:落实好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各项部署,推动地方本科学校转型发展,抓好职业教育关键制度建设,大力提升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质量,推动具有职教特点的现代学校制度建设,完善职业教育科学发展的经费投入机制,促进农村、西部和民族地区职业教育发展,大幅度提升职业教育信息化水平,扩大职业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推进继续教育改革创新,推动开放大学创新发展和电大系统转型升级。

   (来源:新华网 20140326日)

 

湖北省政协围绕职业教育发展首次开展界别协商

作为教育资源大省的湖北,如何推进现代职业教育?湖北省政协近日首次以界别协商会的形式,围绕全省职业教育发展问题,与省直相关部门开展专题协商。

湖北省政协民盟界别在调研中看到,当前社会上乃至有些地方政府仍然存在着“重普教、轻职教”的倾向,而这种倾向直接导致经费投入、师资队伍、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支撑力度不够,招生难、生源质量差,管理体制不顺,教师队伍尤其是双师型教师短缺。

职业教育尚处于弱势,民办职业教育就是弱势中的弱势了。民盟界别调研发现,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在不少地市州几乎没有了踪影,生存下来且办得较好的可谓凤毛麟角。为此,如何推动公办民办职业教育共同发展,民盟界别提出了相关意见和建议。

随着湖北高职规模的扩大,其已成湖北省高教“半壁江山”,截至2013年末,全省高职高专在校生达56.4万人。2月下旬至3月,省政协常务副主席范兴元、副主席刘善桥分别率部分教育界委员赴襄阳等地就高职教育发展情况开展实地调研。

调研组认为,当前高职院校管理“科层化”比较严重,大部分管理体制造成部门之间协调性差,学术和职业教育的特点没有充分彰显;实习实训保障机制缺失。建议加大省一级政府统筹力度,强化高职院校内部治理结构改革,深入开展现代职业教育改革试点,加快特色学科建设和双师型教师培养,拓展企业、行业参与办学的合作渠道。

教育界委员蔡泽寰和宋清龙认为,不能简单地把上职业学校的孩子归结为差生,应从我们的教育体制找原因,这些学生很多是农村和城市底层失教的孩子,因此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素养决定了职业教育能否走远。

民盟界别、教育界别形成的5篇调研报告和界别委员的发言得到湖北省相关部门的相继回应。据省教育厅副厅长张金元介绍,今年湖北省将通过出台《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意见》,同时出台3项制度和5项改革措施,积极推进职业教育招生考试制度改革,如中高职衔接、扩大高校招收中职毕业生规模,扩大普通高校应用型本科专业招收高职毕业生规模等。出台职业院校教师编制标准,创新院校教师,尤其是“双师型”教师引进机制。

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参加协商会时表示,政协建议抓住了当前湖北职业教育的薄弱环节,湖北省将做好政策设计,加大投入力度,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引导社会观念转变,推动职业教育大发展。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40414日)

 

我国将出台方案实行两类人才、两种模式高考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322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国即将出台方案,实现两类人才、两种模式高考。

第一种高考模式是技术技能人才的高考,考试内容为技能加文化知识;第二种高考模式就是现在的高考——学术型人才的高考。技能型人才的高考和学术型人才的高考分开。“在高中阶段,16岁就可以选择你未来发展的模式。当然不管你选择的是什么模式,你都可以实现你的人生目标。”鲁昕说。

“技术技能型有三种人,第一类是工程师,第二类是高级技工,第三类是高素质劳动者。”鲁昕解释说,之前的职业教育只讲技能,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产业升级,技能需以技术为基础。

据统计,近几年来,我国每年从中高等学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毕业生总量约在1700万人左右,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和技术技能人才供给不足矛盾已成为短期内新增劳动力就业结构性矛盾的突出表现。“2013年有140万人通过第一种高考方式,进入技术技能类型的教育。这140万名学生还有三年毕业,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找到相当好的工作。”鲁昕说。

鲁昕透露,教育部将做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职业教育类型转变的工作。据相关统计,中国普通高等院校共1200所左右,这就意味着有50%的学校要淡化学科、强化专业,按照企业的需要和岗位来对接。教育部最近已经成立了联盟,已有150多所地方院校报名参加教育部的转型改革。

据了解,今后的“技能型人才高考”将由两部分成绩组成:专业技能测试+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也就是说,参加“技能型人才高考”的学生无需参加高三的统一高考,只需向学校提供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并参加招生学校的专业技能测试。

此前教育部“考试招生改革总体方案”的征求意见稿显示,今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在改革考试评价制度方面,重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推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引导学生学好每门课程,并选择适合自己兴趣的课程,充分发展个性潜能和学科特长,同时引导学生参加公益服务和社会实践等。二是全面实施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探索“减少考试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科目实行社会化一年多考”等改革,外语不再在统一高考时进行,由学生自主选择考试时间和次数,增加学生的选择权,并使外语考试、成绩表达和使用更加趋于科学、合理。

据悉,新的高考方案和招生录取方式将在2017年正式实行。

(来源:中国教育 20140402日)

 

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谋转型 职业教育改革再引热议

“现在高职招生已经是僧多肉少,本科院校转型后,职业教育的竞争将会更严峻,可能会淘汰一批高职院校。”武汉商贸职业学院教师张冰(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近日,关于职业教育改革的议题,再次引发各界讨论,包括地方本科以及高职院校。讨论的源头,来自于322日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在中国发展高峰论坛的发言。鲁昕表示,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将实行转型,向应用技术型转,向职业教育类型转。她还强调了技能型人才的高考和学术型人才的高考要分开等系列职业教育改革的问题。

湖北省人大常委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往应用技术型和职业教育类型转型方向是对的,关键是看如何转型。

向应用技术、职业教育转型

按照鲁昕的表述,全国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将向应用技术型转,向职业教育类型转;现在已有150多所地方院校,报名参加教育部的转型改革。

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是湖北一所三本独立学院。该校的一位参与招生的老师告诉记者,目前学校层面还没接到相关转型的文件,不过学校也一直在往职业化方向发展,这也是必然的趋势。

在他看来,目前学校的光纤、通信自动化、电力等专业,跟华为、烽火通信等都有合作,所以就业率在数字上非常好看,相反其他一些应用性特色不是很明显的专业,就业率要弱很多。

华中师范大学武汉传媒学院的一位老师则表示,湖北高校目前的职业化转型,主要是针对公办院校和职业院校进行,对其实行优先考虑照顾的政策。而民办的三本独立院校的政策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省里对其管理处于一种弱化的状态。

同时,地方本科院校转型的讨论,也引起了许多高职和中职老师的关注。武汉商贸职业学院的教师张冰感慨,高职院校的招生形势将会更紧张,另外准备高职院校往本科院校转型也会更艰难。

关键是方向

“方向是对的,关键是看如何转型。”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长期关注职业教育改革,连续多年向全国人大提交相关改革议案。

“地方本科院校如何转型,是转为应用技术性本科院校,还是转为职业教育学院?”周洪宇分析,目前的说法还不明晰,关键是根据自身特色转型。

他认为一般性的地方本科院校,没必要转到技术性职业技术学院,应该加强应用性和技术性,形成特色的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应用性和技术性本科院校,而非转到另一个轨道。

长期研究职业教育的天津大学博士后付卫东表示,发展应用技术型大学是大势所趋,城镇化率的不断提高,产业结构转变和生产生活方式也在发生变革,必然要求人才培养结构的变革。以荷兰为例,2011年时荷兰应用技术大学的在校生,约占高等教育总在校生数的63.4%,芬兰46%

武汉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长胥青山教授认为,教育本身就是要分类型、分层次的,用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教育满足人们不同的需要。过去往研究型、综合型大学扎堆,实际上并没有培养出高端的人才。挂着所谓的高端人才的本科生、研究生,有的还真不如过去学得扎实的大专生。现在进行分类培养、分类管理,应用型大学就应该是培养理论上够用、实际上具有比较强的应用能力的人才。

转型探路

湖北荆州一位教育系统官员告诉记者,目前地方本科院校转型面临的问题,一是师资问题,另外就是设备的问题;本科院校往应用型和技术性方向转型,对教师的质量要求更高,一些应用型的专业需要大量的实验设备,而目前这方面的投入并不高。

他还补充称,目前大家对职业教育的认识也有限,一方面传统观念,家长认为接受职业教育低人一等,另外职业教育质量不能达到预期。以地方中职为例,农村很多学生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做中职,家长很难看到明显效益。

在转型应用型大学的师资配套方面,胥青山教授认为可以大有作为,问题是政府想不想做。有些学校在过去也做过相关的尝试,例如让发电厂、电网公司、研究所的工程技术人员兼任教师,把实践中一手东西带入课堂。然后让“从书本到书本,从家门到校门”的教师到实践单位去挂职锻炼,熟悉了解工程实践单位的情况。

胥青山还表示,目前学校转为应用型大学不光是转制的问题,培养人不是换一个名称就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定位要准确、教育理念要清楚、教育目标要明晰。

他建议,政府也要为培养实践动手能力强的人创造环境和条件,同时学校可以建一些通用的基地,各校学生到训练中心来接受统一的训练。

对于转型的具体实践,付卫东补充,目前一些本科院校定位不清晰,所以学生毕业后工作比较难找。学校在转型过程中,专业设置也很重要,如果一窝蜂的调整转型,也会带来同样的问题,这方面需要前瞻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40404日)

 

我国中职学校将向农民敞开大门

根据教育部办公厅、农业部办公厅3日发布的《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中国中等职业学校将向广大农民敞开大门,培养适应现代农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要求的新型职业农民。

根据方案试行,招生对象的年龄一般在50岁以下,初中毕业以上学历(或具有同等学力),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服务和农村社会事业发展等领域工作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招生重点是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农民合作社负责人、农村经纪人、农业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农业社会化服务人员和农村基层干部等。

中职学校将面向农民开设公共基础课、专业核心课和能力拓展课等三大类课程,学生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实际选择学习需要的课程,也允许各地根据产业发展的实际需要适当调整课程内容或增开其他课程。每门课程的学习由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组成。公共基础课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的学时比例大致为1:1;专业核心课和能力拓展课重在实践教学,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的学时比例大致为1:11:2

新型职业农民中等职业教育分为种植、畜禽养殖、水产养殖、农业工程和经济管理五个专业类,每个专业类包含若干专业方向。实行弹性学制,有效学习年限为2-6年,允许学生采用半农半读、农学交替等方式,分阶段完成学业。

根据两部门规划,在各地积累经验建立区域性学分银行后,国家将出台统一规范,逐步建立全国性农民学分银行,搭建专业间、学校间、地区间以及学历教育与非学历继续教育间的农民职业教育立交桥。

(来源:新华网 20140403日)

 

职业教育要抓住机遇

春天来了,家住北京市宣武门附近的郝海运大爷常来北京市外事学校门前散散步,他已经为自己的外孙女相中了这所有年份的职业高中:“咱家的孩子就是要学本事,‘技不压身’嘛!中职咋了?毕业后工作好,机会好,收入不低,那就行!干嘛非要挤破头去考大学、研究生?那孩子压力不也大吗?到最后不也有就业压力,不好找工作吗?”

“其实,对于职业教育,我们社会中是有很多肯定的声音的。职业院校也承受着社会很多的期待。这是职业教育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在今年这么明显的利好环境中,职业教育要抓住机会。”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何向荣认为:一年之计在于春,要把机遇转化为动力。

的确,在我们这个社会或多或少暴露出轻视劳动的倾向时,我们的职业教育其实已经在厚积薄发——截至2011年,全国中等职业院校发展到1.3万所,高职院校发展到1280所,中职和高职院校年招生规模近1100万人,在校生超过3500万人,占中国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从世界范围来看,我国中职生所占比例达到或高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略低于欧盟21国。而我国高职学生占普通高等教育学生比例约为45%,高出世界平均值近一倍,高出发达国家一倍多。中国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职业教育。

当然,这种数量的优势也伴随着质量上的追赶。而这样的追赶刻不容缓。那么,突破口,或者着力点在哪里呢?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孙诚认为有三点:一,继续激发职业技能学习热情,转职业学校为终身学习场所,为就业人群服务;二,制定适合职业院校发展的教师编制标准,拓宽师资来源途径,打造高水平“双师型”教师队伍。三,建立全产业技能型人才需求预测体系,为职业教育和社会就业提供科学的“晴雨表”。

其实,不仅“在多大程度上依靠政府多大程度上依靠市场”是一个问题。举办职业教育,还必须跳出教育部——“很多职业教育的问题,不是教育教学的问题,而更多是教育外部的问题。”这也是我们社会对于职业教育困局的一个大致共识。

孙诚认为,体制机制上的问题,技术层面的操作细节,比如“缺乏完备的法律保障体系”、“统筹职教系统的管理协调机制缺位”、“职教体系和人才通道的堵塞”、“职教投入占比逐年下降”等等问题,都既考验着中国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意志,也困扰着中国职业教育界的雄心。

不过,思考、探索着中国职业教育出路的人们还是乐观的,无论亚洲或者欧美的经验都启发这样的清醒认识:“中国职业教育的发展空间太大了。我们不能迷失在春天里,而是要把春天的窗户推开得更大一些!”

                            (来源:湖北高职高专网 20140411日)

 

“双轨制”高考或扭转职教困局

日前,上海宣布率先推出中职可考本科的改革,中职生的出路不再只有上高职或当一线技工。

作为“双轨制”高考的先行先试,这一“中本贯通”的改革,能否扭转职教“二流教育”局面?

“双轨制”高考先行先试

记者从上海市教委获悉,今年上海将率先推出“中本贯通”培养模式。教育界人士指出,该项改革,实际上就是“双轨制”高考的先行先试。

据介绍,首批“中本贯通”在上海的3所中职校和2所本科院校试点,“中职+本科”学习年限为7,试点的招生计划数将在200人以内。试点学校和专业分别是:上海信息技术学校和上海石化工业学校的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对口上海应用技术学院;上海市工业技术学校机械工程专业,对口上海第二工业大学。

“过去培养中职学生,更侧重技能方面。对于‘中本贯通’的学生,培养方案将推倒重来,文化与技能并重。”上海信息技术学校校长邬宪伟说。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教务处处长娄斌超表示,学校今年计划招收40名“中本贯通”生。欲报考的初中生需参加中考且分数达到上海市普通高中分数线。对于现在有意报考的中职在读生,必须先参加“三校生”高考,录取分数线拟由试点高校单独划定。除了笔试,还将新增面试环节,以便充分考察学生的兴趣和能力。

打破“重学术、轻技能”的惯性思维,科学对接中职、本科教育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指出,要着力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完成中、高、本、硕内部的系统衔接,进一步打通职业教育“立交桥”。

然而,在传统的高考模式主导下,“重学术、轻技能”的惯性思维长期存在。“改革探索就是希望学生在中学毕业后,无论是走学术型道路,还是技能发展型道路,都有本科、硕士乃至更高学历可供深造。”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印杰说,首批试点涉及的化工、机械和数控等专业,就业市场上拥有高技能和理论知识的人才特别稀缺。“中本贯通”可以为一些动手能力强,但需要更高学历的学生提供宽广的成才之路。

中职、本科教育之间的无缝衔接,课程设计非常重要。试点院校表示,将吸收已推行的中高职贯通经验,既保持中职阶段教育体系的相对独立,又适当输入应用本科教育的培养目标和方法,以使“3+4”的学习更具连贯性。

“我们一方面走访企业,了解社会对人才的最新需求,另一方面,根据学生特点,改进和引进一部分课程。”娄斌超说,“中本贯通”的教学将更突出“双元制”——学校完成更高层次理论知识的培训,企业与学校双方拿出充分时间共同完成对学生的实训。

7年培养技能型高端人才,除了人才培养理念和课程设计的推陈出新,也意味着高校办学必须多元化。“不同学校必须要有自己的定位,我们本身就是应用工程类为主的高校,通过技术加文化选拔出来的学生显然更适合。”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校长卢冠忠说。

据悉,未来教育部即将推动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职业教育类型转变,目前已有150多所地方院校表示愿意参加转型改革。

有关教育官员说:“最近已经有不少家长来咨询招生情况,不少家长也在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间犹豫,这才是职业教育愿意看到的。要形成‘中本贯通’的一整套课程标准,明确培养计划,创新学生实训机制,完善校企合作机制等。”

(来源:新华社电讯 20140415日)